这里的绿太浩大太纯粹了——在车八岭感受大自然魅力

2017年07月18日 11:14 来源: 韶关日报 作者:曹文军


车八岭。(资料图片)

第一次听说车八岭,是25年前。几个文友聚会,酒酣耳热之际,晓松忽然朗诵他的诗歌——车八岭,车八岭。我好奇,车八岭,应该是“八达岭”吧?大家哄然,你呀,真是身在南岭不知岭。车八岭就在始兴县,是粤北的“绿肺”啊!

我一直认为古人是有智慧的,尤其涉及地名、山川河流等等,都会给一个恰当的名字,比如河南华、河西岳、河东岱、河北恒、江南衡……我想,车八岭应该不会例外。

就这样,没有堂皇的理由,也不是说走就走的自由,只为那个可知可不知的、可去可不去的车八岭,我独自驾车来了。此时的车八岭,已经名声大噪——中国“人与生物圈保护区”、“国家级自然保护区”……

车八岭是幸运的。处在经济发达的广东,又身横赣粤三县,本来是极易被“开发”,或因“三不管”而滥伐的。这里自由生长的挱椤、金毛狗蕨、花榈木、红椿、伞花木等等,让我们知道,地球有史以来,如果各自安好,互不欺凌,必定都有各自的发生与丰富,并非人类一家独大。

一路上,我和树木在寂寞中赛跑,在无数的“迎来”与“送往”中,我气喘吁吁,终于抵达巅峰。这里叫太平架,海拔1200多米。放眼四方,青葱的绿,飘飘渺渺,像华北平原的麦浪,只不过它起伏更大,波峰浪谷更加圆润、也更浑厚。

我扯开嗓门大吼,这声音究竟是大还是小?反正我听不见,也许这声音都被眼下连绵百里的绿吞没了。这绿,太过浩大,太过纯粹了。尽管我知道这当中有香樟、枫树、野紫荆、冬青、女贞、松、杉……我能辨认的就超过了“五十六个民族”。它们姿态各异,形色相同。清一色的绿,感觉单调,却并不让人疲惫。

随便择一条小径,摇摇晃晃地下山。总有无法辨明方向的风,习习扑面;不知栖身哪树哪枝的鸟,总是声声悦耳。它们如此及时,如此体贴,莫非懂得我此刻的心思?

都说上山容易下山难,我怎么就没有这感觉?在一个颜色缺乏层次的季节,在茂密得令你无话可说的林中路上,孤独瞬间而至,却又顷刻充盈,那桩几乎要我老命的情事,那些铁索金链般从未被挣脱过的名利,那些死要面子、死要分出输赢的琐事,一一具象起来。但是,此刻,我身在其中,游离其外。时光被迅速拉长,旋即又被四合的暮色缩短。

“嚎……嚎……”同样无法辨别方向的声音,将团团结结的影子捅开一道口子,一弯皓月,阴阴柔柔被高大的树冠托举着。我知道,这是麂子的叫声。

下山了,水泥路在月光下格外醒目,好像在提醒我,该回去了。是呀,我不从哪里来,也没有想到哪里去,我就在车八岭,在此刻,无所事事,多好。

可是,不想回去,却终究要回去。

标签: 大自然 魅力 车八岭 编辑:ljw

  看韶关新闻  

关注沙巴体育投注_沙巴体育_沙巴体育官网微信

版权和免责申明

·本网站所刊登的所有韶关日报的原创作品,包括但不限于图片、文字、视频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、信息等,版权属于本报(本网站)。欢迎转载、链接、建立镜像,并请注明作者姓名和稿件来源。如涉商网站或作商业用途,请与本报联系。联系电话:0751-8186301

·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沙巴体育投注_沙巴体育_沙巴体育官网)”的作品,均系沙巴体育投注_沙巴体育_沙巴体育官网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向公众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作品所持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,本网亦不承担因此产生的任何直接、间接、附带或衍生的损失和责任。